棋牌手游生死局:他们一年能赚1000亿 赌徒却家破人亡

棋牌手游生死局:他们一年能赚1000亿 赌徒却家破人亡|友翼派

友翼派(微信公众号:友翼派或直接搜索“Uwing99”)关注:从古至今,只要跟赌博沾上边就准没好事,不光现实中是这样,棋牌网络游戏中也是如此...

轩辕三光,是古龙笔下十大恶人之一的恶赌鬼,他的左手只剩下食指和拇指,一只眼睛也在赌输后被剜掉。

为赌他能六亲不认,输钱输命,唯独不能输赌品。有人和他打赌:“我赌比你先死,你敢不敢赌?”轩辕三光就将对方挟持到背后,与之同归于尽。

棋牌手游生死局:他们一年能赚1000亿 赌徒却家破人亡|友翼派

在现实生活中,也永远有人像轩辕三光一样,把人生赌到凄惨的境地。

身边的轩辕三光

在一个接近500人的网络赌博维权群,曾迷上网络麻将而负债累累的杨先生对投资界记者说:“几个月前我还衣食无忧,如今我只能靠举债度日。”

第一次接触网络棋牌,是在朋友家里,“正好赶上朋友赢钱,充300赢了1000。”他那时刚有积蓄,在朋友带动下玩起网络麻将,开始充一百块,三天就十倍二十倍的赢回来。

安装手机APP后,可以随时掏出手机组局玩麻将,充值金额也越充越大,但赢得次数越来越少,十赌九输,他逐渐丧失自控力,直到输光二十几万的全部积蓄。

唯一幸运的是,有怀孕的妻子在家看着他,否则他恨不得“不择手段也要继续赌”。

在这个QQ群里,甚至还有人输了500万、1000万,离婚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今年的法制新闻中,不乏赌徒在输光积蓄后走上杀人越货的不归路。

据相关报告统计:2016年,中国棋牌游戏用户达到2.58亿人,也就是说每5个中国用户就有一个是棋牌类游戏用户,任何巅峰期的大型网游都难以与之相提并论。

繁荣背后,有越来越多的人在游戏中豪赌,输掉的不仅是钱,还有整个人生。

平静水面下的千亿市场

植根于中国民俗文化的棋牌手游,在游戏生命周期和用户基础上都是得天独厚。尽管玩法单一,可每一种玩法都覆盖足够多的用户群。

棋牌手游是个不欺老不欺小的行业,巨头如JJ平台、博雅、腾讯可以靠流量变现,叫不出名的地方小公司可以靠约局和房卡模式切入细分市场,赚得盆满钵满。

和其他行业不同,棋牌行业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路线,二三线城市的人休闲时间多,反而比一线城市更容易打开市场。

“每天都要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游戏公司,平时5万多的一套游戏代码,春节前价格涨到30多万。”某知名游戏开发公司主策透露。

根据国内调研机构艾瑞咨询的报告预测,到2017年,中国整体网络棋牌游戏市场将增长至人民币86亿元,其中90.7%来自移动端用户。

跟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狂飙突进,棋牌手游也进化出网上棋牌室。在禁赌之风日盛下簇簇盛开。

线上棋牌室最常见的是房卡模式,游戏代理建微信群卖房卡,把认识的人拉到群里。玩家约定好钱大小,购买房卡后,在游戏中开设房间,通过微信分享好友,拉人进入游戏,结束一局在群里红包结算。

某麻将游戏代理对投资界记者说:“一个城市有数百个游戏代理,每个游戏代理都是几十到几百人覆盖量,每天不停的开局,春节期间可以同时开上千桌。”线下棋牌室受到的巨大冲击可想而知。“

“公开数据说整个中国棋牌手游市场销售年收入是百亿,这个数据是只算金币类型的。”业内人士称,房卡模式将市场活力空前激活,市场早已逾千亿。如果再算上黑色产业链和不正规渠道,“到底赚多少钱是没有数据的。”

对于习惯闷声发大财的棋牌手游公司来说,信息公开透明很可能是自找麻烦。也许藏在水面下,才是最好的选择。

外界普遍看好棋牌市场机会。2016年棋牌手游在资本市场出尽风头:马云和史玉柱以44亿美元收购以色列棋牌游戏公司,昆仑万维联合辰海科译20亿收购闲徕互娱,天神互动拟9.8亿收购一花科技100%股份。在资本加持下棋牌手游公司们聚拢了更多用户。

灰色掘金路

棋牌手游玩家分三类,休闲玩家、赌徒和竞技玩家,棋牌手游天然就有一部分用户是赌徒,棋牌手游因此成为网赌的重灾区,微信、支付宝支付手段的成熟让赌博更加如虎添翼。

复盘快播的命运,即使快播软件本身不生产涉黄内容,但提供了小电影的观看和下载服务,“技术中立论”也无法为其洗脱罪名。

同理,那些想靠棋牌手游赌博盈利的人,走的也是一条险象环生的掘金路,在强势的监管下,等待他们的只有罪与罚。

国家为棋牌手游划定三条红线:禁止游戏代币反向兑换成人民币、禁止运营者抽水、禁止下注额度和次数无封顶。在金额上,500元以上都涉嫌网络赌博。

赌博是结果论,不管是单位还是个人,虚拟还是现实空间,触碰红线都会触犯法律。

从三条红线可以窥见行业三大顽疾,其中危害最大的是第一条:游戏代币的反向兑换。

构成赌博的三要素分别为赌博者、赌博工具和赌彩,棋牌手游有天然的赌博者和赌博工具,游戏代币是最后一道护城河。

虚拟货币的兑现,不仅会让玩家产生赌徒心态,也是网络赌博滋生发展壮大的最佳土壤。既然代币兑换是棋牌手游的命门,断不敢越雷池一步,于是产生银商代劳。

棋牌手游生死局:他们一年能赚1000亿 赌徒却家破人亡|友翼派

银商是游戏圈的黄牛,在低买高卖游戏币中赚个差价。代币越流通,说明其价值越被认可,对平台也有好处。多年来游戏运营商和银商的关系一直不清不白的暧昧着。

大平台为了规避政策风险,对银商采取打压态度。急功近利的小平台,往往用户人数一多,会主动引入银商。

“没有好赚的钱。”一位银商对投资界记者诉苦,除了要顶住不小的资金压力和法律风险,还要找到靠谱的平台,做擦边球生意,总不能光明正大;其次银商要24小时在线,随时可能有客户过来兑换,回复稍慢两分钟就被竞争对手抢走。

现实中赌博赢的永远是庄家,在虚拟世界中赢家就是运营商。有些棋牌手游就是披上游戏外衣的陷阱。

最著名的案例是2014年熊猫烧香作者李俊,出狱后创业做棋牌手游公司,却暗里在玩家电脑植入木马,调整赢率的暗箱,让玩家先赢后输,并以“高售低收”的方式向玩家提供代币兑换,非法获利800余万,再次被绳之以法。

江湖路远

网络赌博是已经打开的潘多拉盒子,游戏只是一个工具。赌博撑不起棋牌手游的未来,只会让产业未老先衰。

大禹之父治水,以堵为法,经年而不成。大禹治水,以疏为法,三年功成。治理网络赌博,同样宜疏不宜堵。

棋牌手游的健康发展需要建立良性的生态体系,政策上包括加强和完善游戏准入制度、相关法律法规、实名认证和游戏防沉迷系统,让从业者赚该赚的钱;另一方面,棋牌游戏的开发和运营商应该自律,肩负起自身的社会责任。

“我的观点就是无论是从业者、媒体、用户还有政府部门应该一起参与共建行业的秩序和规则。”链牌Pokerlink创始人俊七告诉投资界记者。

2016年9月,以“斗地主”为原型的“竞技二打一”正式得到国家体育总局认证,成为棋牌竞技化的首个项目,意味着棋牌手游迎来一个新拐点。

把金钱博弈转化为竞技博弈,通过打造线下赛事和视频IP,开发出更多种多样的盈利模式。另外,棋牌手游与其他品牌跨界合作、把线上积分用于线下消费场景都是可行的途径。

天地辽阔,江湖路远。不迷失方向,每向前一步都会有不同的风景。

from:投资界

公众号搜索Uwing99,加入友翼派获取每日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