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大作发行商:签独立游戏只认销量很愚蠢

独立大作发行商:签独立游戏只认销量很愚蠢|友翼派

友翼派(微信公众号:友翼派或直接搜索“Uwing99”)关注:游戏研发是一种艺术,而游戏销售却是一门生意。在游戏行业,艺术和生意两者往往会产生冲突,但Devolver似乎并不这么认为,该公司共同创始人Nigel Lowrie最近接受采访时表示,在选择独立游戏发行产品的时候,只看销量是很愚蠢的。

连续成功的独立游戏发行商

自2009年成立之初,Devolver Digital和共同创始人Nigel Lowrie就从来不害怕为独立游戏承担风险。作为独立游戏发行商,Devolver Digital曾推出过多个爆款,而且跨多个平台,比如《热线迈阿密》、《Reigns》系列、《挺进地牢》、《Minit》以及被苹果推荐为年度游戏的《Downwell》等等。

不过,Devolver进入发行领域主要是因为2K把注意力转到了其他游戏,因此该工作室才拿到了《英雄萨姆》的发行权。在成功发行了Croteam的这款第三人称射击游戏之后,Devolver开始试水独立游戏发行,并且开始用《英雄萨姆》IP与其他开发商合作,比如Vlambeer,两个团队的合作使得Devolver获得了更多的人脉,比如Dennaton Games的《热线迈阿密》就成为了独立游戏大作。

独立大作发行商:签独立游戏只认销量很愚蠢|友翼派《热线迈阿密》游戏截图

Lowrie说,“《热线迈阿密》的成功让我们意识到了独立游戏的潜力,我个人是Jonatan Soderstrom作品的粉丝,他做过大量的非商业化小游戏,Vlambeer介绍我们双方认识,并且告诉我说Soderstrom想做一款商业游戏,所以,《热线迈阿密》的成功意味着独立游戏发行商实际上可以承受一些风险,尝试一些令人激动的游戏想法,这个项目让我们扩大了视野”。

Devolver的改变是显而易见的,除了《英雄萨姆》系列和Croteam的其他游戏(比如《塔罗斯法则》)之外,他们还拓展到了更多品类、工作室和类型的游戏,在PAX展会上,你从展台就能看到这家独立游戏发行商的游戏数量之多,这还只是Devolver发行策略的一个缩影。

对于Lowrie来说,独立游戏虽然是小众品类,但并不意味着市场就很小,“你可以从我们的展台看到,Devolver现在有非常小的游戏、也有大游戏,还有像《Reigns》装的IP游戏,我们可以榜小团队找到大量适合他们的用户,达到让他们想不到的销量和影响力。比如《Reigns》就与《权力的游戏》展开了联动”。

独立大作发行商:签独立游戏只认销量很愚蠢|友翼派Devolver官网写着:我们对买量策略不感兴趣

用他的话说,“《热线迈阿密》帮组我们理解了所谓‘小众游戏’的潜力,让我们知道这个小众群体有时候意味着多么大的市场规模”。

尽管广撒网的策略很不错,但很多时候,Devolver在面对大量合作申请的时候,仍然要做出选择,那么,在Lowrie和他的团队看来,什么样的独立游戏才有潜力呢?对此,他笑着说,一个任天堂的代表早些时候也问过类似的话题,但给出的答案同样是,没有标准答案。

“我们没有特别具体的目标,当我们看到想要的游戏,就会很快选中它。对于想要做出不同的开发者,无论是剧情还是视觉风格,抑或是玩法机制,都是我们想要的游戏。比如《暗影战士》系列,它是一个FPS游戏,使用近战武器意味着你的弹药用完了,但接近敌人意味着他们可以把你包围,所以这是和很多同类游戏不同的。我们要找的就是想要做出不同的开发者,我们想把他们非常酷的项目带给更大的用户群,就是这么简单”。

独立大作发行商:签独立游戏只认销量很愚蠢|友翼派《Gris》宣传图

在PAX展台上,Devolver最引人注目的游戏是《Gris》这款平台游戏并没有公布太多细节内容,画风就像是水彩,Lowrie认为,与众不同的视觉风格本身就已经让该游戏具备了更多吸引力,“它的艺术风格很独特,(美术师)Conrad的画工令人惊叹,你看到的是静态,但却能带来情感共鸣。《Gris》游戏里有这非常不错的剧情,可以让人非常有代入感。Berlinist创作的音乐也很棒,我曾在家里单曲循环,在车上听,所有人提到这款游戏的时候都会说它是活生生的艺术品,我对此很认同”。

虽然《Gris》与该公司此前的游戏风格不同,但仍然属于Lowrie所认为的艺术游戏之列,他表示,在公司内部,他们不会把代理的游戏分三六九等,“这些游戏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欢《Minit》,也不可能所有人都接受《Gris》,但我们觉得通过发行这些游戏,Devolver给行业带来了一些重要而有趣的作品,我们也帮助这些游戏找到真正欣赏它们的用户群”。

独立大作发行商:签独立游戏只认销量很愚蠢|友翼派《Gris》游戏截图

所以,哪怕有些游戏的销量不高,Devolver也愿意推动,Lowrie说,“另一个商业表现不那么好的例子是《Red Strings Club》,如果把所有玩家加起来看成是100%,那么这款游戏的受众群可能5%都不到。不过,5%也是不小的业务规模了,但更为重要的是,我们看重的是给游戏行业带来有影响力的产品,让玩家们看到不一样的内容,我们希望在游戏销量和质量方面找到平衡,如果一款游戏的销量只有5万套,那也没关系,我们不会因为游戏销量低就拒绝合作,只看商业表现是非常愚蠢的做法”。

 

from:GameLook

公众号搜索Uwing99,加入友翼派获取每日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