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大潮下,欧美社交博彩游戏市场正在发生变化

收购大潮下,欧美社交博彩游戏市场正在发生变化|友翼派

友翼派(微信公众号:友翼派或直接搜索“Uwing99”)关注:在移动游戏市场,作为一个细分品类,社交博彩游戏具有其独特性。

除了极少数特例之外,成功的社交博彩游戏开发商往往不会制作其他品类的游戏。这是因为虽然在UA、留存、货币化模式等方面,社交博彩游戏与其他品类游戏存在共通之处,但它们的内容和玩法往往差别很大。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和整个移动游戏行业的发展,事情似乎正在发生变化。

本月月初,澳大利亚赌博机制造商Aristocrat宣布将以以5亿美元现金的价格,收购4X硬核移动游戏开发商Plarium。这一收购价大约相当于Plarium税前年收入的10倍。Aristocrat在2012年就曾收购了美国社交博彩移动游戏开发商Product Madness,但与当时寻求进入快速发展的移动游戏市场相比,他们此次收购Plarium的目的有所不同——Aristocrat希望两家公司在产品和业务层面互为补充,产生协同效应。

收购大潮下,欧美社交博彩游戏市场正在发生变化|友翼派

Product Madness擅长制作社交博彩手游,而除了策略游戏之外,Plarium也计划向休闲游戏领域扩张。两家公司都采用Unity引擎制作游戏,所以他们能够分享技术特长,以及在UA设计和提升用户留存率等方面的一些经验。

这次收购也与赌马比赛公司丘吉尔唐斯公司在2014年花8.37亿美元收购Big Fish不太一样。Big Fish之前研运社交博彩和其他品类游戏,不过在被收购之后,Big Fish的非社交博彩游戏与丘吉尔唐斯的主营业务似乎无法形成互补或协同效应。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全球社交博彩移动游戏市场的年收入规模将增长到30亿美元,因而社交博彩游戏开发商是有价值的投资资产。以色列社交博彩公司Playtika在2011年被美国凯撒娱乐收购,后者于2016年以44亿美元的高价将Playtika转手给了一家中国财团;2012年,美国公司IGT收购Double Down,并在今年以当时收购价格的四倍将它卖给了韩国公司DoubleU Games。

但Plarium与上述收购交易中的角色都不一样——Plarium并不是一家社交博彩游戏开发商。

在游戏市场,某些公司既研发和运营社交博彩游戏,也有其他品类的作品。最有代表性的例子是Zynga:该公司既拥有《Zynga扑克》等畅销社交博彩手游,也有《CSR赛车2》等属于其他品类的高收入作品。

收购大潮下,欧美社交博彩游戏市场正在发生变化|友翼派

作为一家公司,Zynga提升业绩的关键在于加大了对在线运营的投入力度。而从某种意义上讲,Aristocrat很可能也希望在Plarium和Product Madness之间,形成Zynga公司旗下社交博彩游戏与其他品类作品之间的协同效应。

在竞争日趋激烈的移动游戏市场,Glu、King等老牌公司将有可能考虑布局社交博彩游戏市场。而以Huuuge Games、KamaGames和Murke等为代表的新生代社交博彩游戏开发商则试图寻求创新,将传统的F2P游戏设计方法与社交博彩主题进行结合,或许将在这个细分市场掀起一轮新的变革。

如果说寻求被收购是这些公司的最终目标,那么在此之前,他们必须比上一代社交博彩游戏开发商做得更多。

 

from:游戏茶馆

公众号搜索Uwing99,加入友翼派获取每日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