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L办首届《绝地求生》全球邀请赛:DOTA2、LOL前世界冠军转战吃鸡

ESL办首届《绝地求生》全球邀请赛:DOTA2、LOL前世界冠军转战吃鸡|友翼派

友翼派(微信公众号:友翼派或直接搜索“Uwing99”)关注:从职业选手的去向,往往能看出各大竞技游戏热度分布。

DOTA2第七届国际邀请赛(TI7)落幕不久,TI4世界冠军队伍Newbee前成员Mu就通过微博表示,电子竞技没有休息,言语间透露正在做签证准备。有网友结合8月底,欧洲知名电竞品牌ESL将于德国科隆召开的首届全球级别《绝地求生:大逃杀》邀请赛的消息,推断这名前TI冠军从DOTA2项目转至近期火热的《绝地求生》。

昨日,ESL推特官方分支账号“ESL PUBG”正式确认,包含Mu、Obang、Tovelo、小荣117在内的四名知名中国玩家,将以“功夫熊猫”战队的形式参加本届德国科隆《绝地求生》首届全球邀请赛。

ESL办首届《绝地求生》全球邀请赛:DOTA2、LOL前世界冠军转战吃鸡|友翼派

另外,ESL推特官方另一支分账号“ESL Arena of Valor”同时宣布, DOTA2第三届国际邀请赛(TI3)冠军队伍Alliance战队成员,Loda和Akke将参加本届科隆游戏展的《Arena of Valor》(王者荣耀欧洲版)项目。此外与两名TI3冠军一同征战的3名选手同样来历不俗,为《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冠军队伍Fnatic前队员xpeke、Yellowstar、Cyanide。

ESL办首届《绝地求生》全球邀请赛:DOTA2、LOL前世界冠军转战吃鸡|友翼派

DOTA2、《英雄联盟》两支分别奖金、人气最高的电竞赛事项目,其职业选手的流向其他游戏,侧面证明了市场最受欢迎的电竞产品正在转移。

电竞项目后浪推前浪

ESL官网信息显示,本次科隆《绝地求生》邀请赛将持续四天,从8月23日赛至26日。在一则宣布金士顿旗下品牌HyperX成为此次比赛的赞助商新闻中,ESL透露本届比赛场地设备可供80《绝地求生》选手同时使用。本次比赛邀请标准为,高世界排名选手和知名选手各占一部分,届时,来自世界各地的80名知名选手将争夺3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33万人民币的总奖金。

这是《绝地求生》迄今以来最高的奖金池。国内直播平台斗鱼上月组织了 “绝地求生黄金赛”,赛程从7月22日持续到10月14日,总奖金为价值20万人民币的金条。熊猫直播则在更早的6月份,联合imbatv开展了每周六播出的娱乐直播节目《今晚吃鸡,吧!》。值得注意的是,这两项比赛都获得了《绝地求生》开发商Bulehole的支持。

ESL办首届《绝地求生》全球邀请赛:DOTA2、LOL前世界冠军转战吃鸡|友翼派

在ESL科隆站后,提升级别仅次TI的Major级ESL ONE将在德国汉堡举行,此次DOTA2延续一贯的高奖金标准,为ESL ONE设立了100万美元的基础奖金,折合人民币约合667万元。是《绝地求生》ESL科隆邀请赛的2.8倍。

不过,虽然缺乏官方主导,奖金上的追赶还有一些距离。但《绝地求生》人气已然不输DOTA2太少。第三方平台SteamSpy相关数据显示,截至8月18日《绝地求生》已经卖出710万份。Steam官方统计当中,《绝地求生》在线人数已经甩开CS:GO超过百万,在线峰值更是达到628万,距离Steam在线人数最高的游戏DOTA2,同样只有100万的路程。

ESL办首届《绝地求生》全球邀请赛:DOTA2、LOL前世界冠军转战吃鸡|友翼派

而《王者荣耀》在目前无愧为国内人气最高、同时又最能吸金的产品。根据市场调研机构Superdata的预估,《王者荣耀》今年6月份在全球营收大致为1.5亿美金,折合人民币10亿元。同时,《王者荣耀》国内国外用户数量都呈上涨趋势。综合多方数据机构研究显示,《王者荣耀》今年5月份用户规模已经超过2亿人,年中日均活跃用户和月均活跃用户分别达到5400万和1亿8000万。

而随着多个海外市场产品相继落地,《王者荣耀》上涨势头可预见期内还将继续上涨。

《王者荣耀》的崛起也对同门师兄《英雄联盟》早成一定影响,国内不少《英雄联盟》玩家转投《王者荣耀》。据Gamelook此前报道,国内网吧平台运营商顺网科技发布的网吧游戏数据显示,今年7月《英雄联盟》的网吧启动次数减少了一亿次。

直播抢人进入新时代

本次邀请赛名单,80名总选手中国区仅邀请了四名选手,与19%国区销量稍有些不成比例。

也有玩家对邀请名单颇不服气,认为其心目中的大神选手没有获邀,或有走后门嫌疑。四人组成的“功夫熊猫“战队,也明显是带有熊猫直播名讳。

据了解,此次受邀的Mu、Obang、Tovelo、小荣117四名选手中,前三位都是常驻熊猫的主播,最后一位则是与熊猫联合举办直播节目的imbatv联合创始人。首届全球范围的《绝地求生》邀请赛,中国区4名选手或直接或间接被熊猫直播包办,难怪会令部分网友狐疑。

一方面,熊猫直播的确常在新项目的开发上意识超前,《绝地求生》依循了此前引爆狼人杀的类似模式,通过举办平台内主播对抗节目打造明星选手。邀请选手多与熊猫有关乍看的确无可厚非。

另一方面,实际熊猫直播创始人王思聪与《绝地求生》开发商Bulehole早有交情。Bulehole上一作《TERA》(神谕之战)2014年登陆中国市场时,王思聪曾配合做足宣传。包括但不限于的营销事件有,偶像团队SNH48全员为王思聪送《TERA》客户端、亮相代理方昆仑游戏《TREA》展台、甚至是在微博段子手“天才小熊猫”编写的一段离奇搞笑的游戏遭遇经历中登场。

ESL办首届《绝地求生》全球邀请赛:DOTA2、LOL前世界冠军转战吃鸡|友翼派

既然ESL科隆《绝地求生》邀请赛主办方按照人气选手邀请,中国选手人气与否德国人自然不好评判,《绝地求生》开发商Bulehole就成为第一信息了解途径,同时,Bulehole的建议分量相信也不小。而Bulehole自然不可能不卖曾经的合作伙伴的面子,综合下来,如果邀请名单中没有熊猫主播的名字,反而会变得奇怪了。

或许,对直播平台而言,这也正是一种新的展示肌肉的角度。在没有形成完整俱乐部体系的情况下,《绝地求生》选手背后的直播平台,无疑是最有力的后盾。平台若能通过关系网提供帮助,提前纳入稀缺资源供内部消化,对于主播而言自然甘之如饴。

同时这恐怕也代表着直播平台争抢主播方式进化,不再单纯以签约费作为唯一手段,而是上升到直播平台的软实力比拼。四名受邀选手可能都受熊猫荫蔽的现实,同时在向所有主播释放信号:入驻某个直播平台,在相同技术人气条件下,会比其他平台主播更有可能受邀参加相关赛事,有更大机会博得世界冠军的席位与荣耀。

今年年初开始,有关资本退烧直播的消息不绝于耳,坊间传闻主播身价大跳水。在2016年6月公布一张当红主播身价表格中,彼时价格最高的主播小智、PPD、Miss分别在4000万、3500万和3000万一年。但在今年流传的当红主播身价中,除PDD保持上年水准,小智、Miss身价分别降到了1600万和2000万。其余多数主播均有不小幅度的下降,甚至不乏有主播经历了身价腰斩。

平台之间相互挖人的新闻也见少,为摆脱大主播依赖症,2017年直播平台各自走上了培养新人的道路,一些成功的案例诸如大司马、张大仙等人气蹿升的新人主播。而随着诸如《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项目的兴起,大量新鲜资源开始涌现,平台也有了培养新人的先决基础。

对于渴望出人头地、快速成名的新人主播而言,单纯的签约价格或许意义不是太大,对比知名主播跳槽收益,自己跳槽不过一分两分的差别。能不能借助平台资源迅速成长,积攒忠实粉丝群才是关键。今后,在最热电竞项目权杖易主的变化中,直播平台的竞争,必然也会迎来新的维度。

 

from:Gamelook

公众号搜索Uwing99,加入友翼派获取每日精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