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澳大利亚游戏圈:共63个工作室,雇员842人

2016澳大利亚游戏圈:共63个工作室,雇员842人|友翼派

友翼派(微信公众号:友翼派或直接搜索“Uwing99”)关注:澳大利亚的游戏圈似乎遇到了一点麻烦,不过这也可能导致澳大利亚游戏产业的重塑和发展,希望这些坚强的游戏人能给我们带来一些惊喜...

震惊!澳洲游戏业就剩这点儿人了!

嗯,这其实是个正经的讨论。

前几天,有位在澳大利亚做游戏开发的朋友发给我一张图表,这是澳大利亚游戏开发者协会发布的一份过去一年澳大利亚游戏产业的总结,里面有些数字让我比较惊讶,这其中开头的这组尤其让我没想到:目前澳大利亚游戏产业总共有63个工作室,雇员842人,这就是袋鼠国所有的从业者了,可能还没有我周围某座楼里的开发者多。

2016澳大利亚游戏圈:共63个工作室,雇员842人|友翼派半数以上的开发者位于墨尔本,有400多万人口的悉尼总共只有120个从业者

在我印象里,澳大利亚的游戏业还不至于如此“凄惨”,毕竟这里有过一些看起来不错的3A工作室,比如位于悉尼的Team Bondi,制作过《黑色洛城》,以丰富的人物表情著称,至今仍被人津津乐道。还有2K Australia,曾经作为Irrational Games的一部分,一起制作《生化震荡:无限》。你看,开发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名作,不是有技术力,就是有创意。但是我们也知道,在如今这个时代,高昂的开发费用让3A游戏的开发越来越不可持续,稍微出点问题的工作室就可能被踢出局。这些我熟知的澳大利亚工作室也在过去几年关闭了,如今留下的是63个工作室、842人的统计数字,可想而知每一家的规模有多么小,事实上也是这样,绝大多数这样的小工作室都在开发移动游戏,也有涉足主机和VR游戏的,但占比少得多。

2016澳大利亚游戏圈:共63个工作室,雇员842人|友翼派3A游戏的内容也越来越保守了,似乎只有沙盘类的流水线游戏能保证销量

我无从去评论什么,因为这张图表就是我对澳大利亚游戏产业的所有了解。我们过去也很少关注过澳大利亚的游戏业究竟怎样,我搜了一下本站,只有一篇译文《遥远之岛的啤酒与像素--澳洲游戏开发者社区印象》大概算是深入到了本地开发者的心里,其中有位受访者这么说:

“整个产业已经从传统雇佣关系里跳出来了。曾经,我们被银行家和大公司控制,开发着无穷尽的续作。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独立开发者们都在尝试创造自己的IP。我们将看到更多像《天天过马路》一样的移动游戏登上世界舞台。而PC/主机市场也不会落后,《命运之手》(Hand of Fate)这样的优秀作品会越来越多地出现。”

“创新风潮由独立开发者开始,一直影响到学生、创业者和普通游戏公司雇员。各种规模的创业团队都有许多成功案例。当然,比起大规模游戏开发者集群,我们还很小。但我们正在向着光明的未来前行。”

从图表中也能看到,51%的工作室在开发独立游戏和自有IP,所以,摆脱了大型游戏的开发工作,也许是好事?也许真的意味着这里游戏业的重建和发展?

在这张图表的最后,也列出了目前澳大利亚游戏业面临的挑战,排在第一位的竟然是“缺乏政府的支持和理解”,这给人一种似曾相识又乾坤倒转的奇妙感觉,其他的困难还包括缺乏早期开发资金、技能和经验的短缺等。即便如此,我仍旧对这位朋友的开发者生活充满向往,毕竟你不用在一个到处是霾的城市里挤着地铁上下班,开发着羞与人说的换皮大作,你说谁不想开发一些看起来有面子的游戏,住在郊外的独栋里,没事儿的时候还有心情仰望下星空呢?

2016澳大利亚游戏圈:共63个工作室,雇员842人|友翼派

 

from:触乐

公众号搜索Uwing99,加入友翼派获取每日精彩资讯